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待到長發及腰
來源:《朔風》雜志 作者:史慧清2019-01-07 15:18:29
瀏覽字號:
0

  音樂響起,緩緩入池!華爾茲、倫巴,一顰一笑一回眸,翩翩起舞長發飄飄的狀態,我也是醉了!摸摸后腦勺,咦?我的長頭發呢?如夢初醒,頭頂毛寸還在甩頭望月如入仙境!

  曾記得長發過肩已到腰下,或盤或散,或挽或轉,形式多樣,但也百般惆悵,找不到一個最適合自己的狀態。多數時間把頭發盤成一個發髻,低低垂在腦后,倒也能找到溫婉簡約之美,像極了自己的個性。只是這盤發太久,腦后不免生出幾分怨氣。下班回家第一件事便是松開頭發,讓緊束的頭發自由飛翔。放開頭發的那一刻,如仙女散花飄飄灑灑,但無形無狀,只能自己感受放開發絲后的舒暢自由。

 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好幾年,也許年齡愈大,更喜歡穩定,如穩定的工作,一成不變的生活,害怕改變、害怕嘗試。雖然滿大街都是發型各異的美女,卻再無緊跟時尚的勇氣和決心。

  想來從前郭富城頭、蘑菇頭、離子燙清水掛面型、大中小卷,各種發型都要一試,會為燙一個新發型,經常在單位忙忙碌碌一周后,把好不容易盼來的周末,在美發店耗掉。坐在美發店還算舒適的轉椅上一坐便是一天,從旭日東升到夕陽西下,從軟化、上卷、再到定型、拆卷,于是一天時間就這樣在擺弄腦袋中過去?;丶藝站敵郎妥約旱男路⑿?,從未真正有過滿意。只好撇撇嘴,滿臉不悅進入夢鄉。在以后的日子里任它自由發展,隨意變化,說不定哪天會聽到女同事一句,你的頭發哪里燙得?越來越好看,至此才算心滿意足。

  洗護用品也是琳瑯滿目應接不暇,蓬蓬粉、卷發捧、彈力素、倒膜可以堆滿整個梳妝臺。但頭發的故事還在繼續,永遠沒有結束。燙完以后,便覺發梢枯黃,發絲打結,整個一蓬頭垢面的黃臉婆,只好再護理。各種補水倒膜、護發精華一塊上陣,三天一精華,一周一深護,頭發漸漸恢復元氣,烏黑發亮光彩照人,但也到了沒形狀的季節,于是新一輪的燙發大戰又即將上演。這樣燙了護,護完燙的故事輪番上演,永遠沒有盡頭。不知道是為了找到更好的自己,還是在找煥然一新的感覺,看著每日艱辛看上司臉色埋頭苦干辛辛苦苦掙來的銀子,為美發花花流走,還無怨無悔悠哉樂哉。

  母親常常感嘆,看你以前頭發又黑又亮現在變成啥樣。小時,母親總是親自操刀為我剪出各種造型,每換一種發型,我便找家中正待出嫁的小姑點評,小姑說好看我又蹦又跳,小姑說難看我會悶悶不樂好幾天,轉而多云轉晴,屁顛屁顛出去玩耍,那時或留兩個高馬尾或剪一個男孩頭,母親是我的專業美發師,一直到我離家去外地上學。

  那滿頭青絲,也傾注了我太多的情感,戀愛時會為他留一肩長發,飛瀑幽香你儂我儂;為他梳一個好看的發型“人約黃昏后”;也會“為伊消得人憔悴”,茶飯不思發亂如麻;也會“一日不見如隔三秋”任清水淌過發絲,如戀人之手劃過烏絲,寄托無邊閑愁;失戀或鬧別扭也會恨不得剪掉那三千煩惱絲,希望從此了卻情緣看破紅塵超凡脫俗。

  斗轉星移倉促到了中年,那時我正留滿頭大卷三七劉海,剛換新單位也變新形象,美發師一剪刀下去從此與齊劉海結緣,變成風靡全球的梨花頭,美麗端莊倒也堅持了好久。再后來把頭發束起盤在腦后,成了文中前篇提到的模樣。

  只到單位愛美的女同事提醒也該換換發型了,老媽也會督促扎個發髻不像個年輕人,腦后頭皮也頻頻抱怨,終于按納不住,改、改、改,改發型,換形象,緊跟潮流于是有了后來的LOB頭。只可惜齊劉海LOB頭在我頭上倒成了四不像,再加上難以打理,一月不到頭發再剪,剪成現代版蘑菇頭,賣萌不少但厚重不堪,直到再剪,剪成現在頭頂毛寸模樣,愛人看著我比他的頭發都短,拉長臉說:你想秒回到光頭?我雖說無奈但覺舒適,也沒有糾結太久,自我安慰像個職場麗人穩重干練。頭發如己已不年輕,鬢角、腦后白發若隱若現,滿頭青絲要變白茫茫一片,且越掉越多,根根受之父母,心疼不已。

  看著鏡中的自己,少了溫婉多了幾分成熟,我不忍直視,怕青春飛逝、紅顏易老,頭發短了還可以再長,但歲月飛逝如落花流水,誰又能挽回,無可奈何只能看著它漸行漸遠。 也明白了李白“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,朝如青絲暮成雪”的感慨。

  回頭看頭發的變遷史,正是一部不斷否定自我、尋找自我、表達情感的成長史,從懵懵懂懂的小女孩到人到中年,追求美麗的腳步從未停歇,只是心境漸于趨緩,沉穩隨性的成份越來越多。雖不敢想象能有“鬢似烏云發委地,手如尖筍肉凝脂”的這般美麗,但也希望能擁有一頭秀發,一個矯好面容,一顆美麗心情,干好每一份工作,開心度過每一天!

  拿出手機對那些好久不見的老朋友,大聲喊“待我長發及腰,再去見你們”!然后哼著“黑頭發飄起來飄起來,閃著光追著風流動著愛……”抓緊時間上班去!

責任編輯:康曉玲

返回首頁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  • 客戶端
  • 官方微信